主页 > 娱乐八卦 > 偶像翻车、文娱变局,虚拟艺人机会来了?

偶像翻车、文娱变局,虚拟艺人机会来了?

娱乐八卦 2021-09-02 14:58:33

最近一个多月,各种明星爆雷的负面新闻迭出,应该有不少人和犀牛君一样天天泡在热搜上。这可以视为去年饭圈问题不断升级之后,对乱象的深层次诱因进行根治的信号。

  一些改变已经箭在弦上,行业需要找到更加健康、优质的发展路径。

  虚拟艺人的话题在这样的背景下变得火热起来。头豹研究院此前的报告显示,62.6%的用户喜欢虚拟艺人的原因,就是认为它们不会有负面新闻。

  而虚拟艺人另一方面的竞争力在于,通过日益成熟的技术支撑和运营,虚拟艺人们可以为粉丝们带来更具吸引力的视听体验。8月28日,B站虚拟艺人企划VirtuaReal举办了《夏日合唱promax》演唱会,让犀牛君看到了目前虚拟艺人在现阶段的舞台水准和热度。

  当晚艾因Eine、七海Nana7mi、琉绮Ruki等14位VUP先后登台,人气峰值达到607万,尤其是14位虚拟艺人同台表演的《梦幻岛》,是国内虚拟艺人实时同台人数最多的一次。而且互动相当频繁,各种虚拟艺人的弹幕梗轮番刷起,也加强了整场演出的观赏性和娱乐性。

  历经几年发展后,虚拟艺人领域的可能性还在持续打开。

  相比真人偶像

  虚拟艺人的优势在哪?

  以这场演唱会而言,从现场效果、互动等各方面看,已经表现出对真人偶像舞台的竞争力。而更深层次的优势还在于生态本身。

  近年来真人偶像生态给大众留下了相当负面的印象,偶像失格翻车、饭圈粉头卷款失踪、社交平台控评互撕、无底线袒护艺人等种种现象,已经成为舆论场中的负面典型。尤其是这个群体对未成年人造成的影响,已经被官方多次点名。

  这或许是虚拟艺人会在当下被一些人寄予厚望的原因。对比真人偶像产业,虚拟艺人的整体生态有着多方面的优势。

  2021年BML-VR,祖娅纳惜和頎三73的《赤伶》舞台

  首先从供给侧,就是虚拟艺人和“中之人”(指虚拟艺人的幕后演员)们的角度看。

  一是虚拟艺人的相对稳定性。说虚拟艺人“永不塌房”或许有些绝对,受限于技术和运营发展,及“中之人”(指虚拟艺人的幕后演员)的个人原因,虚拟偶像行业也难免有翻车事件。虽然如此,相较于真人偶像,虚拟艺人还是具有相对稳定性。

  这种相对稳定来源于一道“防火墙”:虚拟艺人的“皮”让中之人和粉丝之间具有一种距离意识,而不准“扒皮”成为符合双方需求的一种规则,无论主动透露“撕皮”还是被人泄露的行为都会遭到整个圈层的反对。这种机制成为虚拟艺人产品稳定性的核心。

  其二,虚拟艺人的产能也有其优势。对于那些具有唱跳、乐器以及语言类等方面技能、但外表不被传统经纪公司认可的人,“皮”的存在让他们可以通过成为虚拟艺人一展所长。这部分群体并不在少数,而他们代表着虚拟艺人行业丰富的内容供给源头。

  再说说需求侧,即虚拟艺人行业的粉丝群体。

  一方面是群体画像的相对优势。根据艾媒数据,虚拟艺人的粉丝有92.3%年龄集中在19-30岁,且多为月收入在5k+的中高收入人群,男女比例基本持平,这部分群体相对真人偶像粉丝来说本来就几乎没有什么攻击性。

  而且据调查,近六成粉丝是因为性格、定位等人物设定而喜欢虚拟艺人,认同感和代入感是他们产生消费的关键因素。这种特征的受众几乎不会无脑、无下限追星,所以天然规避了很多饭圈的恶性文化。

  如参与《夏日合唱promax》演唱会的14位主播,虽然粉丝量级和圈层各不相同,但无论是直播中的弹幕还是直播后在评论区、论坛的反馈都非常和谐,评论除了玩梗也会真诚地夸奖大家的表现。除了粉丝特性,这也得益于B站社区文化和VirtuaReal强调“家庭感”、“集体感”的运营思路。

  另一方面,“家庭感”实际上源自群体消费习惯。虚拟艺人受众的主要活跃平台是B站,其平台氛围和文化也是反对饭圈生态的,所以这些虚拟艺人受众虽然同样是“粉丝”,但好内容才是他们观看和消费的原因。从此次演唱会的弹幕也能看到,除了主播应援,歌曲质量、舞台运镜和人物动作等问题也都有不少讨论,看到最后14人舞台的高难度调度,粉丝们就会很识货地表示“VR哥(指VirtualReal官方)这真是你的运镜吗”。

  随着行业主要受众的90/00后自主消费能力进一步提升,虚拟艺人在流量、内容变现等方面将会获得更好的支撑,并通过商业价值增长获得更多品牌合作的可能性,这也在推高虚拟艺人在市场上的优势。

  中V商业价值升级

  虚拟艺人的机会来了?

 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,2020年中国虚拟艺人带动市场规模超645.6亿元,预计2023年将达到3334.7亿元。一个越来越大的市场正在形成。

  去年7月,VirtuaReal联合蔡明推出虚拟艺人IP“菜菜子Nanako”。是虚拟艺人行业打开主流市场的一个典型事件。当网友发现中之人居然是蔡明之后,其首次直播开播25分钟后登上B站直播人气榜第一,直播间人气值突破了600万,甚至很快就冲上了微博热搜。

  而在从小众圈层走向主流市场的过程中,虚拟艺人的本土化趋势正变得越来越明显。

  前文提到的VirtuaReal就是2019年B站推出的本土化虚拟艺人企划。除了菜菜子Nanako,还有泠鸢yousa、Hanser等百大UP主也都来自这一品牌。

  虚拟艺人需要通过与粉丝的互动和陪伴来增进羁绊,而本土的主播们相对海外主播不会受到语言的限制,而且发布中文原创音乐等也更适配本地市场,粉丝的代入感也会更强,竞争优势相对突出。此次《夏日合唱promax》上演唱的《炽夏流光》和《梦幻岛》都是原创中文音乐,主播们也在现场宣布了接下来的发歌计划。

  除了这些本土化内容,主播们也打开了高校、国创、电竞等更丰富的场景和内容品类,甚至和老艺术家们做跨界联动。比如电竞方面,此前艾因Eine、七海Nana7mi、琉绮Ruki等虚拟艺人就为S10打造了专属应援曲;打开主流文化影响力的菜菜子Nanako,在50万粉纪念直播时还邀请了李雪琴在线联动。

  在此基础上,虚拟艺人运营还进一步打通了线上线下等多场景与粉丝互动,拓展了虚拟艺人的可能性边界。

  此次《夏日合唱promax》演唱会就有和纯K的线下联动,在上海、重庆、长沙、东莞、珠海、厦门、大连、深圳、广州等20多个城市设置了线下互动区域,并由主播们在现场连线,以线下聚会的形式进一步增强了观演氛围感。

  此前主播们还曾和杭州、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福州、重庆等当地的节庆、文化活动、民俗结合,举办线下活动。今年5月的“五五购物节”期间,VirtuaReal在南京路步行街打造了一个虚拟艺人“小黑屋”,每天都有一位虚拟艺人在直播间和游客进行实时互动;还有阿萨Aza在广州凯德广场美食街区开启的“MADEBYBILIBILI次元食空”,给大家拨打约饭来电,推介30多家地方美食。

  或许与大家想象的不同,虚拟艺人们目前已经不只出现在直播间,通过技术升级和运营思路的打开,他们可以出现在更加多元的场景下,进一步与本土观众以更丰富的形式见面,在内容产出、表演和商业合作等更多领域表现出灵活性。

  而这也代表着虚拟艺人商业价值的进一步升级,品牌方通过这种合作,不但能降低真实艺人爆雷存在的风险,也能大大提升相关活动的灵活性和可控性。

  作为文娱行业的一股新鲜血液,虚拟艺人们依托技术进步和运营思维升级,正在为内容市场带来更多新的可能性,也正在打开更多元的价值空间。在负面新闻不断、文娱行业面临变局的当下,行业或许可以在这些虚拟艺人们所凝聚的生态中,看到一种可能的发展路径和空间。

相关文章